生意上的思考

超级育儿师是一门很大的生意

武志红的心理学课关注的成年人的内心状态,我的一个洞见就是他把所有人都当成了病人,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,包括武志红自己也是一样的。而且各人的分享的确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,跟万维刚留言的对比很明显,他那边要更加理性的多得多,因为探讨的问题不一样,一个对内一个对外,所有导致思维方式不一样。武志红给出的知识是经验性的,也就是说对于一些个体来说是成立的,而对于别的个体来说就不成立。最后,武志红的文笔,感情居多,逻辑居少,听一半即可。

为什么说超级育儿师是一门大生意呢?首先,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,他们有这样的需求来以现代方法来教育孩子,当然,我不推崇武志红这种整天剖析自己内心深处的阴暗面。我所说的现代方法指的就是行为心理学。有一句这样的话:习惯决定性格,行为养成习惯。所以,从根本上讲人就是他的行为的总和。意识是一件过于复杂的问题,无论如何去分析总可以得到一大堆不一致的结论,而行为容易预测,容易干预,是更为有效的方法。其次,这个需求非常大,中国式家长对孩子的成长有极大的期望,几乎任何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所成就——事业上的成功,而不仅仅快乐或者做自己。这必然导致孩子与家长之间的冲突,冲突在于孩子需要的人格的完整,而不是听命于父母。而父母对孩子有如此高的期望,他们肯定有强烈解决这个冲突的欲望。而我们有这种方法,就是心理学的方法。最后,目前在中国这个领域的竞争还非常小,几乎没有,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互联网、信息科技时,给大城市的中产家庭提供育儿服务是一件值得做的大生意。除了赚钱,也切切实实可以帮助到家长和孩子,给家庭教育提供莫大的帮助,提高中国家庭教育的质量。

2017-10-11

帮助教师改试卷

昨天老婆说当老师花在改试卷上的时间实在太多了,我想到了最好的方式就是将改卷工作外包出去。比如0.25元一份试卷,那么一个 50 个人的班,就是 12.5 元,这是一项很值得外包的工作,因为改卷并不能提高教学水平,是一项十分机械的劳动,如果让老师来改卷就是浪费老师的劳动,降低他们每分钟为学校创造的价值。这种工作让机器,或者让工作能力很低,比如,工厂生产线上的人来完成,是很合理的。

我想到的方法:首先,作为老师,我可以把我的改试卷的工作包给一个在家里做手工的人,毕竟他们赚的更加的少,改试卷肯定是一项更加体面、干净而且工资都是可能更高的。其次,作为工作者,我可以组织一批人到学校去承当改试卷的工作,将整个学校乃至整个城市的工作都外包下来。工作内容,除了改试卷外,更重要的附加值是用各种统计方法分析每个学生的成绩,以学生的为维度,或者以知识点为维度做出各种分析。而且,加入可以获取到整个城市的数据,那么在学校之间进行比较是可行的,还能够给学校研究提供基础数据。

由此,我领悟了:其实想要做生意很简单,就是去满足他人的需求,这种需求肯定存在,而且很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这样的生意绝对是赚钱的生意。

2017-11-12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